一个阅读微信文章的网站

崔殷泽——中国足坛的韩流领路人



追忆曾经的延边队主教练,延边足球的教父--崔殷泽


崔殷泽是1941年出生于韩国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始于1994年,那时,甲A里的外籍教练还不多,崔殷泽正是凤毛麟角。韩国人崔殷泽是第一位延边的外籍教练,也是中国足坛第一位韩 国籍教练。

这位韩国老人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率领在1996赛季还在为保级而战的延边敖东,在1997赛季却一举夺得甲A联赛第4名的好成绩。因此韩风曾席卷中国足坛,这也引起了其他俱乐部的关注,于是在1998赛季,先后共有金正男、朴钟焕、车范根和李章洙4位韩国籍教练登陆中国足坛,到现在的李章洙、崔龙洙、张外龙、朴泰夏、洪明浦在中国指教。




1997年,在韩国人崔殷泽的率领下,上一赛季还在为保级而苦苦挣扎的延边敖东队一举夺得了当年联赛的第四名,延边敖东队也获得了中国足协颁发的“进步最快奖”。由于“戚家军”在“十强赛”表现拙劣,中国本土教练的声望一落千丈。崔殷泽因此成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最热门的人选。球队的成绩、民间的呼声,加上部分足协官员的鼎力推荐,使得崔殷泽的档案已经摆到了中国足协的会议桌上,遗憾的是,最终没有成行。



   不过,由于1998赛季初球队成绩不佳,加上身体健康原因,崔殷泽中途下课。从2000年开始专门针对中国青少年创立了足球专业网站“崔殷泽足球学校”。

崔殷泽对中国的恋情,恐怕在他致中国球迷的公开信中最能体现出来:“1997年,这是在我的一生当中永远不能忘怀的一年。这一年给了我在人的一生之中不可多得的光荣和自豪。我深知,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六旬老者来说,这样的光荣和自豪恐怕是不会再有了。也就是说,这一年给予我的也许是属于我的最后一次莫大的光荣和自豪。况且,给予我这样的光荣和自豪的,不是生我养我的国度,而是异国他乡——延边乃至更大范围的中国。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就禁不住感慨万千,心潮澎湃,从而使我产生了一种想法:中国,是在我一生中给我留下最美好回忆、令我最感激不尽的国度。”


 

中国球迷推崇崔殷泽,对其印象深刻,这其中除了带队成绩外,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浓厚的“教父”情结。有人说,崔殷泽永远是一个值得中国足球尊敬的足坛白求恩。




崔殷泽履历

崔殷泽,韩国汉阳大学教授、著名足球教练1989年出任韩国国家队教练。

1941年他出生于黄海道载岭,球员生涯表现平平,先后在松涛中、汉阳工高、汉阳大学、陆军队和大韩重石等队踢过球,1967年退役。

1967年开始执教汉阳大学,1971年执教汉阳高中常备军。

1973年开始在国家队担任领队,曾在国际足联教练班和德国留学过2年。

1979年以41岁成为韩国足协最年轻的委员,并继续在汉阳大学教书。

1984年出任浦项制铁队的教练,1982年曾短暂执教过韩国国家队。

1997年出任延边敖东队教练,当年获得联赛第四。

1998年4月客场0比3负于深圳平安后辞职。

·2007年2月5日崔殷泽因病逝世,享年66岁。


崔殷泽说语录


"足球项目他是非周期,它是很不规则的。他有快速的、也有慢跑的,有中速的、也有走的。万米跑它不符合足球运动的规律。"--1997年,为了顺利通过体能测试,大多数甲A球队都是全力以赴苦练跑圈。与其他球队的训练有所不同,延边队的韩国主教练崔殷泽却更多的选择了有球训练。


"我搞了一辈子的,如果因为在延边队执教失败的话,对我来说,一辈子的荣誉可以说在一夜之间就会全部付之东流,这种名誉是几千亿都换不回来的。"--1997年甲A联赛前五轮,延边队一平四负只积一分排在榜尾,崔殷泽谈失败。 


"职业足球必须要有观众,观众花钱来看足球,必须要有进攻足球,得分精彩的场面。那么我打守势足球的话,就没有观众(喜欢看)。如果没有观众的话,我想中国足球是没有希望的。"--1997年甲A联赛第一阶段的成绩使很多人对崔殷泽倡导的全攻全守的打法产生了质疑,崔殷泽对他倡导的攻守平衡的足球如此谈到。 


"在中国的时候,在餐厅吃饭和打车别人经常硬是不收我的钱,这让我心里非常感动又非常惭愧,我对中国做的太少了,但是大家对我却这么热情!"--2001年6月,崔殷泽作为2002年世界杯赛竞赛委员会官员来红塔集团和俱乐部参观考察时说。 


"最近国际足联公布了球队的世界排名,韩国是37位,日本是39位,而中国则排在第73位。从真实的水平来看,这3支球队都应该排到100名以后去"--2000年8月,国际足联公布了最新的一期国家队排名,崔殷泽一语惊人。 


"足球和战争一样,不仅要了解对手的技战术打法,还要了解对方的历史文化风俗等,必须做到熟知对手的所有情况。中国队那么长的时间一直没有战胜过韩国队的真正原因就在于不了解韩国足球。"--在谈到中国足球存在了20多年的"恐韩症"问题时,崔殷泽这样说。 


"比赛应该有很好的内容和过程。而这场比赛中国队和韩国队的表现就像在打乒乓球,中国的队员们把球大脚踢过去,然后韩国的队员再一脚踢回来,观众只看见皮球在天上飞来飞去。"--崔殷泽如此评价2000年7月28日在举行的中韩对抗赛。 


"在中国,有些球员很不职业,他们不知道保护自己的身体,抽烟、喝酒、生活没有规律。我当初接手敖东时,主力队员中我只留下两人,其他人抽烟、喝酒,我都没要。"--在回顾当年初到中国执教时,崔殷泽谈到了中国球员的职业素质。 


"在足球比赛中'精神力'的作用我认为将占30%,'假球'的产生将使球员的精神力荡然无存。'做球'是愚弄观众的一种行为。"--对中国足球存在的"假球"问题,崔殷泽有自己的看法。 


"在甲A各队中,像大连、、山东这样的球队如果打不出好成绩,教练应该下课;但如果你让吉林队和青岛队去夺甲A冠军,那是不现实的,即使世界上最著名的教练来了也不可能。"--2000年,崔殷泽到中国推广他的足球网站时说。




崔教授是当时他的助手秋鸣对他的称呼,后来被球迷们流传开来。我们相信,崔教授一定已经进入这个天堂,那里一定也有足球,也有鲜花,有掌声。崔教授去世后新文化报社的杨波也写下了一组文字。



那是一位可敬的韩国老头

二○○七年二月七日。

崔殷泽走了,那是一位可敬的韩国老人。

在这个冬天,在韩国的首尔,他孤单地离去,把光环和牵挂永远留在了中国。

昨天晚上,贺文告诉我老人离去的消息时,我知道这已是迟来的消息,打开网站时,“崔殷泽因病逝世 享年六十九岁 曾缔造延边足球甲A神话”的标题下已经有近千个缅怀老人的帖子贴上来,并且数量还在快速地飙升。高珲告诉我,老人的葬礼今天将在韩国的首尔举行,因为签证的问题,他们已无法赶赴韩国。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多,老人那慈祥的微笑也一直在心头萦绕,就好像在昨天。那是一位可敬的老人,一个永远值得中国足球和中国球迷敬重的老人。

老人来中国执教时,其身份是韩国汉阳大学教授,直至他离去时,他更多时候的身份仍然是教授。身上透着浓浓的学者气息,知礼而谦逊。他平常总穿着笔挺的西装,他说这是对别人的尊重;你与他打招呼时,他总是微微地欠下身与你说“你好”,一点也没有大牌教练的架子。从他来中国的第一次晚宴到最后依依不舍离开中国,他始终没有把我当作一个记者和晚辈来看待,而是当作朋友。二○○○年,我邀请他来长春时,他非常高兴,说别的要求没有,最重要的是要有好酒。老人平常最大的爱好就是喝中国的酒,而且很有量,当时延边队的球员去韩国训练时都要给老人带来一两瓶好酒,他很懂中国的白酒,并只喝茅台。记得当天的晚宴他心情特好,没有点茅台,而是例外点了酒鬼,喝完一瓶时,他很不好意思地问,再来一瓶行吗,那晚他自己就喝了一瓶多。那时的他还没有查出胃癌,还想在另一领域里实现他的理想。

二○○二年,我去韩国采访世界杯时,老人当时说你来之后打电话,我会在韩国接待你。但那时他已经被查出胃癌早期,做了第一次手术,人已经瘦得不行了。到后来的第二次手术,他的胃已经被切除了三分之二,一个人与病魔抗争着。在韩国孤单一人的他,后来有一段时间去了美国,因为他有一个女儿在美国,那是他至亲至爱的人。那时的他很想中国,一个他战斗过的地方,他对中国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感情。他始终说他和延边足球有缘、和中国足球有缘、和中国球迷有缘。他热爱这个国度,他对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评给他的“荣誉市民”称号很看重,他回国时总会和朋友谈起。这种感情在后来他致中国球迷的公开信中最能体现出来:“一九九七年,这是在我的一生当中永远不能忘怀的一年。这一年给了我在人的一生之中不可多得的光荣和自豪。我深知,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六旬老者来说,这样的光荣和自豪恐怕是不会再有了。况且,给予我这样的光荣和自豪的,不是生我养我的国度,而是异国他乡——延边乃至更大范围的中国。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就禁不住感慨万千,心潮澎湃,从而使我产生了一种想法:中国,是在我一生中给我留下最美好回忆、令我感激不尽的国度。”

今天,老人的葬礼在韩国的首尔举行,那将是老人作为教授的最后一堂课,也是老人作为教练执教的最后一场足球赛。







相关文章

崔氏家园
欢迎你关注崔氏家园!天下崔姓是一家,团结和谐秀中华。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姓崔!崔氏家园是全天下崔姓的家园!

崔氏家园其它文章

最新微信公众号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