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阅读微信文章的网站

探秘 | 隐居在热带雨林里的科学家

篇推文来得迟了,因为大房姐这些天一直在路上。

20多天,从祖国最南端的热带雨林,一直浪到内蒙北部沙漠。带着2岁的26斤重的娃,每天都在拼,熬到晚上基本就只能洗洗睡了。

终于在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回京的途中,在乌兰察布一家酒店里,下决心打开了电脑。

次旅行的起点是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如果知乎上提个问题“有个科学家亲戚是怎样的体验”,我一定第一个去回答。

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在经历了高考、读研、考博等一系列打怪晋级,进入中科院后选择到西双版纳做生态研究,于是有了女科学家这样牛逼的头衔。

真的就如人们想象的那样,经常穿着冲锋衣、戴着帆布帽、背着各种仪器行走在雨林深处。

在实现人生目标这件事上,表姐真的是异于常人的步伐坚实。

偏偏又是个清新开朗的人儿。

扎根版纳多年,和许多科学家一样,植物园里独居一栋两层小楼,两室一厅带小院。

平时除了课题研究 ,便是四处搜罗古老的民族服饰、泡普洱、练书法、学画画,跟在植物园写生的各路画家交往甚欢。

她收藏的各种“宝贝”,在昆明的小房子里塞满了两个大柜子。

于是表姐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在我想象中是个世外桃源,早就想去一探究竟。这次总算有这么一个长假,可以避开人群去体验一下。

住在科学家的小楼里

9月下旬,从北京飞昆明,昆明再飞版纳,从版纳景洪机场到植物园还有90多公里的路程。

运气很好的搭了表姐同事的顺风车,一辆老的尼桑suv。

这位长相标致一脸正气有点腼腆的司机我们叫他陈博,也是科学家。

车刚发动就感受到一阵杀气,果然——90多公里弯弯绕绕的山路,全是大客和货车,陈博一路超车并线,全程保持了80码的速度,好几次和对面来车擦身而过。

这种路况这种开法,习惯了帝都平直大道且抱着娃的我差点跳起来。我家先生自觉车技好,也只能甘拜下风。

陈博回过头,依然是腼腆的笑着,“路开熟了,呵呵呵”

陈博,你的长相欺骗了我~


——非常有气质的老尼桑

姐居住的地方是这样的所在。

在景区最中心,又被隔离在游人之外。

整齐的一排2层小楼,楼前一大片草坪,种着椰树、芒果树,鸡在觅食、狗在睡觉。

要在20年前这应该算是联排别墅,如今看来实在老旧。


进屋一看,四白落地,四处拼凑的家具十分简陋,电视变色,木床吱嘎。

厨房是水泥砌成的台子,没有煤气,只能用电磁炉。

卫生间在院子另一端,小小的蹲坑,墙上挂着塑料莲蓬头。

唯有墙上的花鸟字画,彰显着不凡。

2楼书房的大画桌,素净整洁


屋后半露天的小院,看似随意却精心布置过


从森林捡回的老树做成的茶桌


四季葱郁的小花园


到处捡来的树根、树种手作的装饰品


亲手绘制的鹅卵石

处处弥漫着热爱生活的气息啊。。

到植物园的时候表姐给我打过预防针——经常有壁虎在床上下蛋啊,几天不回家老鼠在被子里下了一窝啊,鼻涕虫蜗牛满屋都是啊,蚂蚁更是锅边灶台的常客呀。。

看到我愣住的表情,颇为得意,就连科学家司机也奸诈的笑了起来。

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表姐兴奋的捧着几个刚发现的壁虎蛋让我观赏的时候,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壁虎蛋长这样,其实还挺可爱的,呵呵。


可惜的是,中科院在稍远的地方修了新宿舍,这些老楼的命运可能是被拆除。

其实新宿舍非常好,但表姐一直不舍得搬出去,因为太爱这片园林。

图中是新盖的员工宿舍楼,需要穿过一座吊桥才能到达,他们管这片区域叫3H


——图片提供:黄继梅

植物园的正确打开方式

物园位于勐仑镇的一座葫芦形状的岛上,三面环水,占地11.25平方公里 ,非常大。

按葫芦的形状划分为东西两区

西区小一些,分布着各种主题园林;东区很大,可以看到原始的热带森林风貌和奇景。

普通游客坐着电瓶车,上午西区下午东区走马观花一趟,是无法体验其精髓的。

我们住的地方在西区,离百花园很近,散着步就过去了,下午4点之后几乎没有游客。

于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享用大片的草坪


散落的数种叫不出名字的花丛


开满荷花的池塘


幽静曲折的树林


除此之外,园里还有着种种奇观——

经典的导弹树和王莲


散发尸臭的魔芋花


树根形成的瀑布


藐视人类的大板根


绞杀榕


雨林里的绞杀现象让人印象深刻——

榕树这种可怕的植物,缠住一颗棕榈树之后,便一直向上缠绕,向下扎根,从树干吸取养分,并将树干层层抱住,耗费数年,直到棕榈树枯萎、死亡、最终消失。

图中这棵巨大的榕树已经完成了绞杀,树干中间形成一个巨大的空腔。


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植物的生命力在滋滋滋的往外冒,会从心底对大自然充满敬畏和感恩。

游东区绿石林的时候,我们爬到林子最高处,向下望去,娃凝视着远方的山水,突然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广大的世界安慰了她”……

这是她最喜欢的绘本《菲菲生气了》,暴怒的菲菲爬到老榉树上,望着远处的海平面,感觉好多了。

这一页上说“这个广大的世界安慰了她”。

两个场景相似又不同,2岁小娃似懂非懂。不过神奇的大自然,一定是让她有所触动。

物园的科学家中间流行一个词——“夜游”。

就是在夜间走出房门,徒步游览植物园,感受自然的魅力。

雨林的蜗牛出奇的大,夜间全都聚在主干道的路灯下,得小心翼翼才不会踩一脚尸体。


走着走着,表姐轻盈的转进一条漆黑的小路,伸手不见五指。都来不及掏手机照明,瞬间就融入了浓稠的黑暗中。

是都市人无法想象的黑暗,静下来之后,耳边响了起虫鸣鸟叫,可以感受到树的抖动,草的呻吟。

夏末的季节,萤火虫也奇迹般的出现了,仔细看,树冠上、草从里,到处都有点点荧光掠过。

黑暗中,浮躁褪去,人也变得分外沉静,就像经过一场洗礼。

物园的科研中心在植物园的东区,每天有专门的电瓶车往返于东西两区。

科学家工作的地方长这样,环境太好。


据说是请法国设计师设计的建筑,绿树掩映,自然和谐。


吃吃吃是永远的话题

在科研中心食堂吃过两顿饭。

印象是干净整洁又便宜,到饭点有电瓶车接送工作人员往返于科研中心和食堂。

饭菜很便宜,而且味道不错,中午4个人花了48块钱,吃得饱饱的。

很有意思的是,饭点坐在食堂里,你的前后左右全部都是科学家,中国的、外国的……

大家边吃边讨论,空气中弥漫着学术的味道,感觉逼格瞬间被提升了。

这个view有点类似东南亚的酒店——


有几次也溜达着去镇上买菜做饭。

然后每次都被各种便宜又好吃的水果吸引。


有一次买了一堆小火龙果,每个一块钱,红瓤,简直甜到炸。

搞得那几天粑粑都是红色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菜市场一景

外出时吃得最多的是当地的餐厅

傣族的房子底层挑空,2楼坐人,全都是矮矮的小圆桌和小圆凳。

餐食非常有特色,大多带着傣族特有的酸辣味。我最喜欢的是这个烤五花肉,肥而不腻,香脆可口。

只是每次吃完之后又得下决心,旅行回去要多上几节健身课。

晚上植物园里非常清冷,夜生活最多也就是穿过连接植物园和勐仑镇的吊桥,走到镇上来顿烧烤啤酒

烤鱼非常新鲜,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菜,味道大赞。


小小的店面几乎被中科院包场,都是带着书卷气的男男女女,乍一看像是大学附近的烧烤店。

大家都很熟,有人喝high了会从这桌吃到那桌。

欢歌笑语直到深夜,然后再三五成群的穿过沉默的吊桥,走回宿舍。


烧烤的时候,对面大院里放着大喇叭,跳着傣族版广场舞。

连普通话都不太会说的村民,与科学家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是在这片土地上,共生。


我接触到的科学家们

参观表姐房间的时候,面对我们一家三口即将要挤上一星期的1.5米硬板床,我家先生轻叹——“科学家的生活还真是清苦”。

听到这话表姐骄傲的拍起了胸脯“我这已经是装修过的啦,你去看隔壁几家,那才叫家徒四壁”。

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种人,放弃优渥,耗尽心力, 毕生只为一个目标。

表姐隔壁更加简陋的房子里,就住着这样一位传奇的“鸟人”。

原本是老师,偏偏要去当警察,理由是“只有警察可以保护鸟类”。

因为热爱观鸟、环保,又辞职远赴美国学习环境教育,回国后扎根西双版纳从事科普推广。

不像一般的科研人员,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带着来植物园参观的大人和孩子,深入原始森林,普及自然和环保知识。也为摄影爱好者指点最佳观鸟和拍摄地点。

北京90%的小学校都组织过中科院植物园夏令营,大都由这位王西敏老师接待和科普。在大家眼中他只是一位科普工作者,却不知道他的传奇经历。

表姐邀他一起晚饭,就在她家半露天的小院子里。小小的方桌和木墩,我母亲的手艺,3菜一汤。

浙江人,方框眼镜 ,斯文清瘦,轻声慢语,温和耐心 。果然很擅长和孩子打交道,我家娃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叔叔。

他说喜欢给孩子科普,因为大人对这些基本没兴趣,没意思。一说起孩子就两眼放出了光,好像看到希望。

我觉得新奇,不到2岁的孩子也能参加科普?他说当然可以,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方法而已。

于是我对这位老师,怀着崇敬之心,表姐原本想请他带我们夜游植物园,但种种原因没能成行,十分遗憾。


——王西敏受邀翻译的《Last Child in the Wood 》,是环境教育领域的重要著作

宿期间,表姐借了一辆小车,方便我们在园区活动。

借车的同事叫老卢,和印象中的科学家形象有点差异,老卢皮肤黝黑,嗓门很大,是个热心肠。

老卢住在中科院新盖的宿舍楼,分配到100多平米的3室一厅。

父母退休过来同住,他便经常带着父亲一起做实验,给自己打下手。当了40多年乡村教师的老父亲,也乐在其中。

妻儿都住在景洪市区,于是这个陈设简单的崭新宿舍,显得有些空荡。老卢每周五下午开着自己的小车回景洪的家,周末再开回来。

生活,就在这每周固定的一来一回中继续着。


——图片摄影:林华

科院在野外设有很多观测点。

其中一个80米高的塔吊,耗费几百万修建,用来从高空观测树木和雨林的状态。

陈博刚好有个项目要上塔观测,就在望天树景区附近,问我们是否有兴趣一起去看看。

于是那天参观完景区之后,我和先生乐颠颠的寻过去了。

观测点的入口在路边,一堵锁死的铁门外,翻过去费了半天劲。


陈博和同事已经在塔吊工作了半天,午饭只是几块饼干。

坐在塔吊的铁笼里慢慢上到最高处,可以俯瞰整个雨林。


——图片摄影:林华

跟着塔吊的大臂旋转360度,view真的棒呆。


据说塔吊曾经停电,工作人员只好从70米的高空用绳子把自己吊下去。

所以当科学家也有生命危险。


陈博兴奋的介绍着每一颗望天树和它们的状态,目前的监测方法,以及遇到的问题,憧憬着Machine Leaming可能为科研工作带来的变化。

他说,远处成片的橡胶林、香蕉林,其实是当地居民占山种植的,他们破坏着雨林生态却不自知。

然而那是他们谋生的手段。

“只能慢慢沟通,一点点教育了。”他有点无奈,好像面对一群犯错的小孩子。

陈博有两个孩子,大的上学,小的才1岁多。

因为教育资源问题只能让妈妈和孩子呆在昆明,自己在园区工作,分隔两地。

这也是植物园大多数科学家的生活状态。

在植物园几千亩的森林里,过着近乎隐居的生活,清苦、孤寂、但满足。

这里没有灯红酒绿,没有物欲横流,只有随时可以拥抱的整片森林。

些科学家,作为对社会贡献最大的人群之一,常年蹲守,默默研究动植物和雨林生态,收入不高,却心系全球环境和人类健康。

简单得近乎可爱,对物质的追求不过是“多拨点经费做课题”、“能自给自足最好”。

表姐早就可以搬到新宿舍,但她选择留在破旧的小楼,理由是“小楼有院子,离百花园近,可以随时去走走”。

每天都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快乐,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每片树叶、每颗小草、每朵花,她都如数家珍。

80年的单身女子,尽管受到家庭世俗的种种压力,还是坚守这片净土。

我觉得她是幸运的,有多少人能在绝美的环境里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又有多少人能把孤寂乏味的日子过得滋味丰富?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放弃选择、等待死亡才是悲哀。可惜真正做出选择的人不多,大多都随波逐流。


——图片摄影:林华

在植物园居住的这段日子,每天在园里晃荡,偶尔溜达着去镇上买菜做饭。

养成了随时收拾食物残渣的习惯,听惯了凌晨3点的鸡叫,也无惧蚂蚁壁虎之类突然出现在房间。

工作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影视剧娱乐圈也变得遥远,连大房姐都忘记了买买买

空气清新到令人发指,催人必须冷静思考。

西双版纳植物园,真的不只是一个景点、一座公园。

如果有机会来游览,请你带着别样的眼光,体验一下这个隐居着无数科学家的世外桃源


对不住宝宝们,大房姐最近忙着旅行没空剁手,估计要掉粉儿了,哈哈哈哈。

表姐说,这篇推文发出来,估计大房姐在科学界就要出名了。

难道就要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了?好期待 (☆▽☆)

好了,别光看了,转起来转起来o(* ̄▽ ̄*)o


相关文章